当前位置:首页> 圈子> 大咖秀场

黄奇帆:很多发明人为什么没有发财? 因为我们的转化不够

来源: 时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11月13日在太原“2020中国未来独角兽高峰论坛”上发表演讲,对于如何打通创新链条培育独角兽、如何用资本市场给其赋能,以及如何通过推动建设科学技术转移机构来提高发明创造的转化效率给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见。

其中对于如何推动建设一批科学技术转移机构来提高转化效率精彩发言摘编如下:

很多发明人为什么没发财?

我们的转化不够

我们要进一步健全高层次科技人才创新、创业的体制机制。在这方面我们目前也有个短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刚才说在1~100的科研成果产业化、孵化的转化过程中,我们效率相对低的原因。我们每年有上百个国家级的创新发明,或者技术进步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国家有31个省,每个省也大体会有几十个到一百个(成果奖)。一年下来,我们全国省级以上的成果奖会有上千个,10年就会上万个。而且我们又规定,凡是有成果,70%的专利权都给了专家团队发明人。

那为什么10年下来,没看到太多的发明人变成了500万、5000万、5个亿、50亿的富翁?他们为什么没发财?并不是政府不兑现,是因为你这个产品没有得到市场的承认,没有在市场中产生10亿、100亿的效益。你如果有效益了,这效益的70%,利润的70%就是归你的,但你如果不产生效益,那70%、50%的专利权等于0。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转化不够,但转换不能够靠发明人去转化。我们有许多地方搞孵化器,把得到了技术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的原始发明人、专家拉到孵化器里来搞发明,这是不对的,这是拿大炮打蚊子。发明人智商很高,能钻牛角尖,能够攻占最复杂的高科技,但是转化的时候要情商,要有广泛的其他的知识,不一定就能做好转化。

推动建设一批科学技术转移机构

提高转化效率

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缺少两个环节的东西。第一个,党中央在今年4月份关于要素市场进一步市场化改革的决定当中,讲到了五大要素市场,就是劳动力、土地、资本市场、技术市场和数据市场。讲到技术市场的时候,中央提出在中国要建设推动一批德国的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中央文件推荐要建某一种研究所,大家以前很少看到,到底什么是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呢?其实它就是一个科学技术转移机构。这个研究所并不搞科研创新活动,他所有的工作人员就是科学技术的经纪人,研究所的功能主要特征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婚姻介绍所”,做红娘的。

这个研究所往往把科研院所的知识产权专利,把专利内涵、专利的特性、专利有可能应用的场景把它弄清了、弄透了,然后用科普的方式介绍给社会上相关的,有兴趣的人。有兴趣的人看到了这个产品可能我没兴趣,那个产品我可能有能力进行转化,他(研究所)就做了个红娘,把善于做转化的人和有技术专利的人进行结合,结合以后,从1到100转化。转化成功,他就拥有0~1发明者50%的知识产权,最后的知识产权是50对50。如果说发明人有70%,那转化人就分享35%,形成这么个格局。

这个概念跟硅谷的拜杜法案基本一致,拜杜法案在几十年前产生,当时这个法律规定,任何美国的科学技术发明,1/3归知识产权投资的,不管是政府投资,还是学校投资,还是科研院所投资,还是科学院投资,还是企业投资,投资者占1/3。发明人占1/3,把发明转化为生产力的人,他也占1/3,这样三个的1/3。由于有了这个概念,硅谷可以说有了上百栋各种各样的别墅小楼,一个个里边都是搞转化的。这里边搞转化的,成千上万个各种各样的公司往往不是科学技术的发明人,发明人在斯坦福,在麻省理工学院,在美国几千个大学研究所。发明以后,他们的菜单提供给了想搞转化的人,转化的人在学校里看着菜单,签个合同,背着书包进去,背着钱包出来,一谈成功,1/3的知识产权归他。

有了物质刺激,财务的刺激,就有千百万转化的人去干这个活,他如果三年没干成,比如没转换,那他挂在他的墙上也没什么损失。白干三年他也拉倒,也没什么吃亏,在这个意义上,拜杜法案跟弗劳恩霍夫研究所起着相同的功能。前不久,美国人搞过一次法律研究的评价的会,这100年里边对美国经济社会发展、技术发展最具贡献的法律,拜杜法案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实际上在独角兽培养过程中,也是要有非常重要的,对专家学者的物质刺激、激励的因素,这种激励不仅是原始创新发明人的激励,也表现为转化者的激励。独角兽企业如果一半的股权归了转化者,这个转化者可能是技术专利变成生产力的转化者,也包括转化过程中进行企业运行的,市场模式创新的转化者等等。总之,如果我们能够把这方面的技术,市场体制、机制都改革好,配套好;宏观上有好的国际化、法制化、市场化的营商环境;体制上能够对发明创造的技术转化和市场化、变成独角兽上市也有不同阶段的体制、机制的创新配套,那么我们中国的人才机制,独角兽的发展机制就能真正到位。

热门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