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圈子> 国际视角

【纽伦港新动态•第369期】美国维持长期低利率的原因

让我们来谈论作为世界先进的经济体美国长期利率为何如此之低。美国十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最近有所增加,但仍在2.3%附近,它仍然远远低于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事实上,下图表示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胀率的下降,过去35年中长期利率也有所下降。

那么,为什么美国长期利率这么低呢?你们中的许多人无疑会想:“利率很低是因为美联储的人把他们放的很低!”虽然这是一部分原因,但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真相。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短期利率水平,但当这些控制作用于长期市场时影响却不那么明显。长期利率代表的价格,它平衡了贷款人和借款人对储蓄资金的需求,比如企业需要资助他们的资本支出,而贷款人希望得到的是真正的回报,也就是通货膨胀以及对风险的补偿。同时,借款人根据他们对投资项目风险和预期回报变化的评估来调整他们对资金需求。当预期储蓄率上升或投资需求下降时,长期利率就会下降。今天的长期利率水平很低,是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

预期增长的放缓和人口老龄化问题对预期储蓄和投资有显着的影响,因此它也是利率较低的重要原因。如果经济增长缓慢,满足需求的投资水平将降低。较低的增长降低了家庭的未来收入,他们会倾向于提高他们的储蓄。即将到来的婴儿潮和和老一代的退休潮意味着更高的储蓄,因为人们往往会在退休前的几年中大量储蓄。此外,生产率增长以及较低的资本回报率将导致投资减少以及较低的利率。

与美国生产力增长缓慢一样,美国利率下降背后的因素包括一个重要的全球因素,即利率在世界各地都很低。事实上,虽然我们的利率接近历史低点,但美国国债利率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却是最高的。

这是新常态的表现吗?

我们应该如何防止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成为美国经济新的常态呢?这要求我们需要把重点放在如何增加和扩大我们的长期增长的问题上来。这些政策中的大多数都是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内。我们需要支持生产力增长、扩大企业招聘和投资、发展劳动力参与以及增加技能发展的政策。我们需要有效的财政和监管政策,激发公众的信心。增加公共基础设施支出可以提高私营部门的生产力。特别是现在在公共基础设施股票处在历史低点徘徊的时候,公共和私人研究发展需要得到政策大力的支持,而提高产品和劳动力市场也可能带来一定的成果成果的。美国的货币政策需要在一个能够支持持久的价格稳定的背景下展开。

货币政策

低利率环境对货币政策提出了特殊的挑战。我们制定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就是为了确定一个合适的利率,如果经济是在2%的通胀水平和充分就业水平——即所谓的中性利率,我们就达到了这个目标。在这种情况下,既不形成通货紧缩也不形成通货膨胀。如果美联储基金利率低于中性利率,那么政策就需要促进或调节,政策会增加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水平。如果美联储的资金利率高于中性利率,那么政策是紧缩的,并且会倾向于缓慢增长和减少通货膨胀水平。

但对于中性利率的具体数值,我们只能估计,且这种估计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危机之前,长期中性利率通常被认为是大致稳定在4.25%左右。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个估计数值已经下降,据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九月的预计,其将上升至2.9%作用。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中性利率比今天预计的还要低,而最终他会回到长期稳定水平。低水平的中性利率有几个重要的影响。首先,今天的低利率并不像他们看起来的那样有促进作用,尽管在历史上低利率和通货膨胀率一直低于目标值。第二,在利率如此之低的背景下,中央银行没有很好方法来应对新一轮的经济危机。第三、持续低利率可能给金融稳定带来隐患。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的低利率可能导致过度的风险行为。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监控的风险。经济的增长会增加中性利率,并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结论

自2009大衰退以来,我们的经济已经得到缓慢的恢复。现在,我们是相当接近实现充分就业和我们规定的2%的通胀目标。但我们面对真正的挑战,是在中期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的人口老龄化将意味着经济增长的减缓。如果生活水平继续上升,我们需要的政策是支持生产力,并允许我们的动态经济有着广泛的繁荣。

热门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