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大厅>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美国国防部“后DARPA时代”的“军民融合”和“创新驱动”

来源: 时间:

来源:参考消息


引言:当前,我们的军民融合和创新驱动在中国大地上进行的如火如荼,那么,大洋彼岸的美国又在琢磨着什么?在美国国防部,DARPA的创新以及过去取得的辉煌成就有目共睹,可DARPA现在的创新速度似乎在放缓,美国国防部是继续孤注一掷于DARPA,还是在积极调整变化适应新的时代,成为美国国防部改革的一个重要课题。作为物理学博士出身的新任国防部长卡特,无疑将选择放在了后者,在DARPA之外,他积极开辟了“第二战场”,即国防部与美国广泛创新型中小企业合作的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IUx),并已从1.0版本升级为2.0版本。在卡特的眼中,美国国防部的“军民融合”和“创新驱动”如何开展,从下面这篇卡特7月26日在东部波士顿地区DIUx启动会上的演讲,原文标题为“Remarks On Opening DIUx East andAnnouncing the Defense Innovation Board”,我们可以一窥究竟。

 

一、开场白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够加入我们。今天非常荣幸重回剑桥,来启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IUx)的东部海岸节点。波士顿地区有着丰富的公共服务资源,更不用说其作为创新思想和创新技术的发源地之一,我们在东部地区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更好的地方了。

我在去年创办了DIUx,原因是作为国防部长的核心职责之一,需要搭建或者说重新搭建军民之间的创新桥梁。这很重要,因为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合作历史了,例如共同研发互联网和GPS,以及更早之前的卫星通信和喷气发动机。这不仅使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及全社会受益,而且实实在在的改变了全世界。这种工业界、学术界和政府部门的合作关系一起帮助塑造了我们今天的军队,应该说这是一支全世界都认可的最精良的作战力量。目前再也找不到比我们军队更强大和更有实力的第二支军队,这是每一名美国人都感到骄傲的不争的事实,当然,我心中一直坚定的认为。

同时,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军队的优势并不是与身俱来的,并不是一直都能保证是这样。我们在21世纪并不敢打包票,这需要我们不断的去努力和争取。在今天,我们更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因为我们身处在一个不断变化和充满竞争挑战的世界。

技术本身就是反映上述变化的一个很好例子。还记得我刚开始参加工作投入物理学研究的那个年代,大多数技术结论都发源于美国,并且大多数研究课题都是政府部门资助的,尤其是国防部。而在今天,我们虽然仍是主要的资助者,但是很多技术则发源于商业市场。如今的技术基础是全球化的,其他国家正在奋力追赶,力争缩小与我们的差距,而这些差距正是保证美国军队在过去几十年内处于优势地位的根基所在。

比如说俄罗斯和中国正在积极推进军队的现代化,试图缩小与我们的技术差距。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过去只能由少数发达国家军队掌握的先进技术,现在已经扩散到一些一般国家军队,甚至是非政府武装力量的手中。

因此,为迎接这些挑战,始终保持领先地位,我积极倡导国防部在思考问题时,一定要跳出五角大楼的框框,大胆的对各种各样的创新进行资助,包括技术上、组织上、作战上以及军队的人才管理上等。

 

二、创新举措

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增加我们对于新技术的研发投入,例如数据科学、生物技术、网络防御、电子战、水下潜航器等。我们已经对这些关键领域进行了认真严肃的资助。我提交申请的2017财年研发投资是720亿美元,这比去年因特尔、苹果和谷歌公司研发投入之和的两倍还要多。

我们在创新投入上的另一个重要途径是人才。我们建立了军地之间非常顺畅的双向人才交流机制,因此,更多的美国最富有创新的思想能够为国防服务,哪怕仅仅是一段时间,或者仅仅是一个项目。并且,国防工业战线上这些军职或者文职科学家或工程师,能够始终与外部整个的创新生态圈保持密切接触和良好沟通。

创新的技术和人才是必须的,但还不够,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创新作战模式和组织机构上投入的原因。我们生存的现实世界需要这一点。如果说冷战时期的军备竞赛,领跑者的强大主要体现在更多、更大和更优的武器装备上,那么如今时代的技术竞争,则要加入速度和敏捷性的新维度。

谁引领这场竞赛现在完全取决于谁的创新速度比别人更快。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我们采办什么武器装备的事情了,更多的是我们怎么采办、以多快的速度采办、从谁那采办,以及我们如何快速和创新性的适应和运用这些新型武器装备到战场中。

所有这些考虑都是为了有效应对未来的威胁和对手。为确保将来我们有更多的创新举措,我最近创立了新的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由Google Alphabet公司的Eric Schmidt担任,他负责向我以及未来的国防部长提出咨询建议,主要是关于如何持续构建国防部和民间科技界之间沟通的桥梁,以及如何促使我们积极转变、更加的富有竞争性。


谷歌公司前CEO施密特担任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

最后,我们在创新投入上还有个重要途径,就是发展与私人部门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些私人部门有着超常的创新实力,遍布在奥斯丁、西雅图、硅谷,当然还有此时此刻我们的所在地--波士顿。这些地方是DIUx需要进入的地方,也是我今天在这里的原因。

 

三、DIUx初见成效

过去11个月以来,自从我们首先在西海岸硅谷创办了第一家DIUx办公室,其已成为我们与民间科技界交流的前沿桥头堡,帮助我们与数百家公司企业建立了联系,成功的将许多商业技术转移到国防领域中来,使我们的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队员都从中收益。我们感觉从中学到了很多,不仅认识到了我们的长处,也深刻认识到了我们的短处,包括如何与科技公司打交道以及如何加速民间科技成果向国防部转移。

因此,两个半月之前,我们将上述认识付诸于实践。为更好更快的实现与民间科技界的交互,我们将DIUx1.0版本提升到2.0版本,赋予了许多新的特征,例如:直接向我的办公厅报告;拥有自己独立的合同权和经费预算权;拥有新的扁平化、合伙制的领导组织架构,由前F-16战机飞行员Raj Shah领导。随着今天在波士顿地区创立了这个办公室,我们的DIUx2.0基本覆盖了全国范围。

在过去的十周时间里,Raj和他的团队非常忙碌。首先,他们需要将DIUx分成三个小组。



卡特和Raj握手


第一个小组是军民对接小组,不仅把军介绍给民间公司,更重要的是把民间公司引入到军事问题解决上。在军事领域,我们有着许多激动人心而有富有挑战的问题,需要从技术上去研究突破,这与我们保卫国家的伟大使命融合在一起,构成了对民间创新者和技术专家最大的吸引力,这非常符合这些社会精英改变世界的远大理想。因此,可以说这个军民对接小组非常重要。

第二个小组是成果转移小组,主要针对已经成熟、直接可以为军所用的商业技术,或者需要进行大幅度适应性修改的相关技术。为提高工作效率,他们将军队人员与民间技术专家有机的结合起来,需求端到技术端协同创新,共同开展新型武器装备的设计迭代、快速试制和部队小批试用。

他们最开始做的一件事是评估虚拟增强现实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前景,这项技术在商业领域发展迅速,许多高科技公司持续大量投入,并获得明显效益。他们还重点研究了商业航天技术、先进空中机器人以及无人驾驶车辆等在军事领域的应用。

第三个小组是风险投资小组,负责捕捉和辨识潜在的商业技术,探索在军事领域应用的潜在价值。值得注意的是,DIUx的风险投资小组与市场上的风险投资公司存在本质的区别。风险投资公司只负责发现好的苗子,一般不负责后续的成熟孵化,而DIUx的风险投资小组却从支持基础前沿科学探索开始,一直到关键技术攻关和样机研发都有所关注。对于任何一个这个小组关心的研究项目,他们都会找到国防部内的一家潜在用户,两个部门联合起来共同对该项目进行经费投入,这样做的好处有两点:一是确保研究方向不跑偏,技术成果符合最终用户的需求;二是让用户从一开始的基础研究就参与进来,为样机后续技术成果的顺畅转化提供了便利条件。

通过以上三个小组的介绍,想必大家已经了解到DIUx2.0对国防部的重大价值。由于其灵敏的技术嗅觉以及与民间科技界广泛深入的联系,DIUx具备一种与传统军工行业外打交道的能力,包括一些神秘、还没创造商业价值的初创公司。这些工作大幅拓展了我们现有的国防工业基础,帮助与DIUx建立伙伴关系的国防部机构,迅速锁定前沿创新以及最有军事应用前景的技术,而这些技术很可能在硅谷的一个车库里,或者波士顿的一个实验室里,或者一个我们从未合作过的成功公司里。

通过对这些技术的快速投资响应,DIUx帮助国防部行动更加迅速,使美国民间无人可比的巨大技术优势在几个星期内或者几个月内就转化到战场上,而不是过去的几年时间。

 

四、创新国防采办流程

 

之所以上述迅速行动能力成为可能,主要是由于DIUx推出了一套全新的国防采办方法,并且与来自陆军合同司令部的相关专家合作,尤其是司令部的主要领导PaulMilenkowic,今天他也在场。

他们创立的这套采办方法叫“商业开放解决方案”,下面我重点讲讲这套方法的运行过程。

首先,DIUx在自己网站上发布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个问题可能有商业上的解决方案,例如,我们希望寻找一种能够发现我们网络系统未知漏洞的新方法,一种能够快速将3D打印微型飞行器批量生产的新方法。

然后,任何感兴趣的商业公司都可以介绍他们的技术信息以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如果受到DIUx的邀请,他们就可以向DIUx的国防部合作伙伴们投递问题解决方案,就像他们向风投公司或者商业客户投递问题解决方案一样,只需提供简短的、思路性的材料即可。这是一个完全信息公开、基于价值的竞争过程,不管你是初创公司还是成熟大企业,都可以平等的投递解决方案,我们一视同仁。

上述过程运转的会非常迅速,一旦遴选出最有前景的解决方案,DIUx就会在60天之内与这家公司签署合同、拨出经费。如果这家公司研究进展很顺利,并且国防部用户很满意,那么就会转入后续的试制生产等环节,同样行动也很迅速。

上述全新的采办流程带来了许多的激情,我们的各个军种、作战司令部以及国防部直属局都纷纷表示很喜欢这套办法的速度和敏捷性。同样,民间高科技公司也很喜欢这套办法,因为他们能够和DIUx密切协作,包括联合设计、商谈协议条款(含知识产权等)以及快速的对需求变化进行适应性调整。

在一开始就针对特定的军事需求问题开展工作,这对所有人都很有益,而在过去却受到很多繁文缛节的限制,例如刚开始就要满足一系列僵化的能力需求等,这在现行的国防采办流程中很常见。可以说DIUx,商业公司拥有充分的自由,和国防部一起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最有意思的事情,而他们往往就能够提供非常有创意的解决方案。

比激情更重要的是,这套办法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成果。在头五年星期内,Raj和他的团队就收获了15个样机开发项目,其中,第一份协议在31天后就签署完成,是与一家叫Halo神经科学公司签署的。这个公司发明了一种类似于耳机的可穿戴设备,能够采用非介入式的电信号刺激大脑潜在能力,更加有利于训练。这种设备将来会应用到我们特种作战力量的小分队中,他们将和Halo公司一起评估这套设备在军事上的应用前景。

这仅仅是刚刚开头的第一个项目,后面又陆陆续续有新的项目,许多项目在未来几个星期内也即将结题验收,涵盖众多技术领域,如网络安全、无人海上航行器等。在过去的两个星期内,我们又发布了7个新的需求问题,包括网络节点监控、高速无人飞行器、多因素身份认证等。

 

五、组建DIUx东部地区办公室

 

因此,可以说DIUx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并且我希望这种可能性能够不断生长蔓延,这也是我今天在波士顿的原因。下面我来介绍下我们聘任的相关人员,首先第一个是BernadetteJohnson,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她在MIT林肯实验室担任首席技术官,她即将成为DIUx的首席科学家,负责项目的技术把关,并且作为联络人,与国防部和工业界的众多实验室和相关部门建立广泛联系。

空军预备役上校Mike McGinley也将加入进来。在文官经历中,他是网络安全方面的律师;在现在的军职经历中,他是我们网络司令部私人部门合作小组的负责人,并且他即将转为现役军官,担任DIUx波士顿办公室的军事领导人。这两位领导与后续宣布的其它合作伙伴一起,将和西部办公室Raj及其团队一起,共同组建DIUx的全国管理团队。这一点非常重要,DIUx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联系,目前还没有哪个创新组织像这两个办公室一样,各自有着各自的价值和专家队伍。不管创新的结果是否符合预期,我们都需要持续耕耘下去,波士顿就是很好的例子。

除了是东海岸经济增长的枢纽之外,波士顿还是美国生物科学技术的活跃地。如果说过去的科技革命是以信息革命为主,那么可以说现在以及将来属于生物科技。虽然目前国防部在生物科技方面的积累不像信息技术和航空航天技术那么充足,但我们不想失去先机,因为生物技术对我们士兵的身心健康和作战效能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DIUx需要在生物科技方面有所建树的原因,为此,需要联合世界一流的学术机构以及生物科技公司,比如波士顿的Eric LanderBroadInstitute等。我一直期待着他们新的发现,确保国防部对这场生物科技革命有着足够的敏感性,并且勇当领跑者。

就像San FranciscoAustinSeattle和其它地区一样,波士顿也是重要的技术创新地之一,公司、大学和研究机构组成优良的创新生态圈,不断弘扬着美国无人可比的强大创新文化。尤其是在生物科技、工程科技和大数据方面,例如发明战胜传染病的新办法、能够感知环境并积极调整自己的新材料等。

当然,这些仅仅是DIUx众多成功案例的一小部分罢了。衡量DIUx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标准就是有多少新技术转化到士兵手中,投资的最大回报就是改进我们的作战能力。创新的技术不仅仅得到充分验证,而且还要融入到我们常规的国防采办项目中去。这就需要更多的公司参与到我们的游戏中来,并且让传统的国防军工巨头们能够更多的从社会力量中集智创新。

我们还有其它尺子用来衡量DIUx成功与否,包括是否与技术领先者建立联系,随着时间推移,接触的密切程度如何,以及运用这些联系推进国防部使命任务的能力。从长远来看,我们将观察有多少国防部部门学习借鉴DIUx的成功经验,尤其是不同于常规的技术采办流程。

如果DIUx真得成功将国防部和非传统技术公司有机结合起来,我其实一直很坚信这一点,那么DIUx将会成为国防部改革的标杆,国防部作为一个整体都需要按照DIUx的经验来做。

事实上,我们很欢迎这样的局面出现,因为DIUx本质上只是我们的试验田和探路者。我们创办这个新机构,就是为了尝试新的做法,了解哪些我们能做,而哪些我们不能做,不断的迭代优化,直到我们获得了正确的路径。在这里,我们将持续优化并不断相互学习,团结一致向前走。

 

六、国防创新委员会

 

让我们再回到国防创新委员会来,我作为国防部长的一个重要职责是在国防部营造浓厚的创新文化氛围,包括人员、组织机构、作战行动和技术等。我们将大力支持有着创新精神的人们,鼓励他们勇于尝试新的事物,宽容失败并不断优化前进。同样这也是使出我们最大的努力,用于确保我们始终领先对手。

在这里,我想说Eric Schmidt为国防创新委员会的创立做了大量的工作。最近几周,我陆续宣布了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包括:LinkedIn公司的总裁Reid HoffmanTexas大学校长以及前任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Bill McRaven;创新史研究专家Walter Isaacson。今天我要宣布即将要加入委员会的其他成员,这些行业领导者或者思想家实际上是美国创新工业和组织的代表和缩影。

从私营部门中,我们选取了Amazon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JeffBezosCodefor America公司的创始人和执行总监Jennifer PahlkaGoogle公司主管接入服务、宽带和光纤网络的副总裁Milo MedinInstagram公司首席执行官Marty LevineUnited Technologies公司主管科技的高级副总裁MikeMcQuade。此外,我们还挑选了一些创新和技术方面有独到见解的思想家加入到委员会来,他们是:Wharton School组织心理学教授Adam GrantCaltech动力学系统和生物工程教授RichardMurray;宇宙物理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还有三位就出自此地剑桥的杰出学者,有Harvard大学法律学者Cass Sunstein,计算机理论家、MIT教授以及Applied Innovation公司联合创始人Danny HillisBroad Institute公司总裁和执行总监Eric Lander

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已经开展了初步的工作。这个月的早些时候,他们相继会见了Nevada的空中飞行员,San Diego的海军官兵。今天他们会见了在Fort Bragg的陆军官兵,明天我将要去这个地方,今天还参观了设在Tampa的中央司令部和特种作战司令部总部。他们的工作将持续整个夏天。

在创立之初,我就交待委员会成员重点在于发现创新的技术、好的私营公司以及值得推广的实践经验,寄希望于应用到国防部中,就好像我们最近开展的国防部黑客行动项目一样,邀请黑客们帮忙发现国防部信息网络的漏洞所在,这与商业公司悬赏寻找系统缺陷的做法是一致的。

虽然这种网络安全方面的众包模式在商业领域已经司空见惯,但在政府部门还是第一次。我们将这种成功的经验推广应用到国防部其它部门。实际上,你只是通过“白帽子”来发现网络系统的漏洞,而不是真正敌对的“黑帽子”。这些“白帽子”们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也想获得挑战赛的赏金,这种做法真得很奏效。

而在以前,我们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上面这个例子就是国防创新委员会开展创新工作的典型。我们不可能将国防部外所有人的主意都运用起来,但我们能保证吸收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当然,并不是私营公司所有东西都适合我们,因为我们毕竟始终铭记军队不是公司,它是专业的武装力量。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不能固步自封、抱残守缺,我们需要在镜子面前不断的审视自己,不断的在全国各地寻找新的思想和做法,以使我们变得更有效率。因此,国防创新委员会需要在今天秋天推荐一系列创新的做法,然后我来审查决策,看看那些做法适合于我们。

 

七、不进则退的危机感

 

所有这些努力都很重要,因为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需要始终保持在技术上的领先优势,在过去和现在是这样,在将来也必须是这样。我们现在面临着多重威胁,包括打击伊斯兰国、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维护朝鲜半岛稳定、阻止伊朗恶性影响扩大等。

因此,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国防部必须时刻保持创新,这样才能始终站在对手前面,这也是我第一时间创办DIUx和国防创新委员会的深层次原因,寄希望于给传统军工公司增加挑战、引入新的思想、开放我们的大门给新的合作伙伴以及推动促使我们的管理部门能够做的更好,等等这些都是避免我们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事情,墨守成规。

正如我前面所述,明年的国防预算会在高风险、高收益的能力上大幅增大投入,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始终领先潜在对手。当然,维持原状,国防部很容易做到,国会也很容易。重要的是如果想创新,国会就需要大力支持国防部,清除国防部行动路上的各种绊脚石。

所有的这一切如果没有国会的支持,将会成为泡影,因此,我希望国会能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打破常规,释放激情,使我们的军队始终是世界上最棒和最有能力的军事力量。我们有信心能够始终保持美国的安全。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国会的很多合作伙伴已经清醒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不容躲避的是,还有很多国会议员仍处于麻痹状态,他们需要尽快苏醒过来。

现在真的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对于每一位对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感兴趣的同仁来说,都有着许多有意思的挑战和问题需要大家去攻克。当然在技术领域也同样如此,这两者的交集充满了各种机遇。

现在我们坐在这里,而我们的前线官兵们却在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英勇战斗、流血牺牲。同样,他们与北约的盟友一起,制止俄罗斯的挑衅和扩张。还有亚太的盟国,我们需要继续维持亚太的和平和稳定。

在朝鲜半岛,他们需要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保持战斗值班状态。在中东,他们还要遏制伊朗的肆意妄为。当然,美国的本土安全他们必须得保证。在执行上述每一个任务中,我们可以有很大作为的空间。例如,通过机器学习技术能够识别和监控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在网络上的密谋和组织;通过先进算法能够使自导航的舰船跟踪潜艇的行踪;通过生物技术能够使我们的官兵尽快从伤病们恢复过来。等等这些都凸显了技术对于我们的重要性,这对于化解我们每天面临的风险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就是DIUx所要解决的问题,它关系到我们的国家安全,关系到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享受自己的人生,都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都可以让孩子有一个更加光辉灿烂的前程。

在波士顿人们的心中,上述理想信念从未消逝过,看看从这片土地上走出来的杰出人物吧,从朝鲜战争中海军陆战队飞行员Ted Williams,一直到现在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Joe Dunford。还有Kennedy兄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充满了英雄主义和牺牲精神;MIT的技术精英们,若干年前,他们发明了电脑导航系统,不仅用于弹道导弹制导,还用于人类首次登上月球。更不用提林肯实验室、DraperMITRE和雷声公司等,始终拓展着各种可能的边界。

这就是国防部每天的所思所想所做,保家卫国、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对于每一位商界领袖、技术专家乃至年轻一代都是神圣的事业,让我们一起为这个崇高的事业努力奋斗吧。

谢谢大家!


】 【打印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昵称: [查看评论]

Copyright(C)2014,China Technology Exchange Information Service platform,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技术交易所有限公司 │ 业务洽谈:010-62679601/010-62679507
关于技E网 | 中国技术交易所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投放网站留言
京ICP备09093569号

中技所微信公众号

技E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