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圈子> 国际视角

波士顿咨询:后危机时代AI驱动型公司的崛起

来源: 时间:

2020年4月2日,波士顿咨询公司的François Candelon等五位研究者发表《后危机时代AI驱动型公司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AI-Powered Company in the Postcrisis World)一文,文章详细分析了后疫情时代人工智能对于企业发展的巨大价值,揭示了全球商业版图在价值链冗余、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和远程办公三个维度上的变化,并指出企业的转型应当以人工智能为核心。最后,文章提出了打造人工智能企业的五大原则,指明了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对于一些企业而言,全球性冲击历来会带来各种显著的实际影响。全球性冲击往往会以一种不太明显的方式,迅速改变商业格局和竞争条件。但在危机时期大胆行动的企业能够将逆境转化为优势。例如,2003年SARS疫情催生了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同时,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国运通和星巴克等公司向数字化运营模式转移,使公司蓬勃发展,股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从这个意义上讲,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与其它危机没有什么不同。疫情极大地加速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显现的几大主要趋势,并随着企业经营重点转向复苏,这些趋势将会继续发展。例如,企业将在其价值链中构建更多的冗余,而不是将采购和生产集中在少数几个低成本地区。消费者将会越来越多地进行网上购买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多的人也会选择远程办公。

我们相信,人工智能蕴含着帮助企业适应新发展趋势的巨大价值。先进的机器人能够识别万物并处理以前需要人类完成的任务,并能够广泛部署在多个领域,以更低的成本实现工厂和其他设施的全天候运转。人工智能驱动型平台将帮助企业更好地模拟实时工作环境,并根据需求创造劳动力。通过机器学习和先进的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将帮助企业发现新的消费模式,并向在线客户提供“超个性化”产品。最成功的用例将是那些利用人工智能与人类判断和经验无缝结合的用例。

部分领先的企业已经开始部署人工智能,它们将会在后疫情时代快速发展。历史再一次为我们指引了方向: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的研究,在前四次全球经济衰退期间,实际上有14%的公司能够提高销售增长和利润率。然而,大多数企业都处于起步阶段,或者还没有开始。

成功并不容易。一些企业已经推出了人工智能用例,这将有助于应对当前的危机。而其中的挑战是如何扩大人工智能的规模。扩大人工智能的应用将推动企业更好地驾驭不确定的供求关系,适应业务和供应链的中断情况,合理分配劳动力,适应消费者信心和优先事项的急剧变化。

数字型企业可能存在一种最初的优势。其他公司将不得不迅速行动,以获得开始人工智能之旅所需的技能、能力和工作方式。但无论起点如何,企业必须超越新冠疫情危机,开始专注于将人工智能作为核心的变革。

1、为什么人工智能将成为后疫情时代的必需品?

大多数企业已经在自动化和基础数据分析等数字应用方面拥有了丰富的经验。但是,人工智能远远超出了这一范畴。人工智能使机器能够自主解决问题,并完成以前只能由人类完成的任务。人工智能通过分析大量数据,了解潜在的模式,使计算机系统能够作出复杂的决定,并预测人类的行为,识别图像和语言,以及完成其他许多事情。人工智能系统也在不断地学习和适应。

随着企业逐渐适应当前危机及其影响的新常态,人工智能将会显示出巨大的价值。

这种新常态将极大地影响公司的成本、收入和运营模式。下面,我们将评估全球商业版图是如何在三个维度上发生变化的,即价值链冗余、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和远程办公,并分析人工智能在帮助企业发展和获得竞争优势方面所能发挥的作用。

1、价值链冗余

不久之前,优化成本和时间是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和物流的首要目标。这通常意味着企业需要将大批量工厂生产设置在一两个低成本的国家。库存和产能过剩等同于浪费。但最近,不断上升的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壁垒(“新全球化”的两个方面)开始迫使企业重新思考其供应链战略,并重新发现冗余的好处。新冠疫情危机改变了全球供应链,企业将裁员作为降低风险和抵御下一次全球冲击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在企业的议事日程具有更高的优先级。

但是冗余和重复带来了巨大的成本。人工智能为企业提供了在制造业务和供应链中建立弹性的潜力,同时能够最小化成本和利润损失。人工智能使制造商通过预测和更好的规划来优化每个工厂的成本。为此,企业可以采用先进的制造技术,如3D打印和自动化机器人等,这些技术只需很少的劳动力就可以操作更多小型、高效的设备,并且工厂离客户更近,无需设置在遥远的低成本国家。

例如,一家领先的鞋类制造商展示了人工智能以最小的额外成本扩大规模的潜力。该公司使用先进的机器人来组装鞋子,速度提升了20倍,这些机器人能够识别、分拣和摆放各种各样的材料,而这些工作以前都是由人类来完成。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工厂将更多地全天候运转,降低因员工健康问题而被迫关闭的风险。

2、消费模式的改变

随着人们越来越多地在网上购物,只在家里消费食品和饮料,这场危机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全世界的消费习惯,并影响了企业的营收。亚马逊正大幅提升其配送能力,而中国的在线消费市场报告称,新鲜蔬菜的配送量大幅增加。电影甚至不用在影院上映就可以通过数字流媒体播放,而Peloton、Hydrow等健身公司正在推出数字家庭健身服务。更重要的是,长时间的被迫隔离,加上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可能会导致消费者削减奢侈品支出,转而购买必需品。

随着企业经营的重心转向复苏,更多的企业可能会部署人工智能支持的解决方案,以重新刺激业务增长。由于能够分析海量的数据,人工智能在发现新兴趋势和识别消费者偏好变化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潜力。即使在以人为中心的时尚行业,一些企业也在利用人工智能增强商业智能能力,以放大信号,及早预测流行趋势,比如下一季哪些颜色可能会流行。人工智能还使企业能够对产品进行高度个性化定制,以提高客户参与度和销售额。例如,星巴克的Deep Brew平台可以根据天气、时间、顾客之前的购买记录和口味来提供咖啡建议。

人工智能还可以增强创新产品的创意过程,加快制药等行业的研发,而此前制药行业开发新药通常需要漫长的反复试验过程。快速消费品制造商正借助阿里巴巴的TMIC消费者分析平台来挖掘消费者数据的金矿,以开发针对中国消费者的新产品(如辣味士力架),并监测新产品的性能。最后,人工智能可以自主地从一组系统需求中识别出最优的产品设计,这些系统需求可以应用于从建筑、椅子到飞机部件等产品的开发。

3、远程办公

由于疫情的影响,一些大规模的远程办公可能是暂时的。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体验到避免长时间通勤的好处,越来越多的管理者发现可以在家高效工作,而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因此,灵活的工作安排和按需劳动模式将变得更加普遍。

企业需要创新调动人力资源的方式,以降低进一步中断的风险,并保持竞争力。人工智能不是实现新工作方式的万能药,但它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首先,人工智能驱动的企业在远程办公模式中具有天然的优势,因为它们倾向于围绕模块化和敏捷性构建,这是在以软件为中心的业务中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人工智能还支持高技能、随需应变的在线劳动力市场。例如,Upwork是一个人工智能支持的平台,它能够将自由职业者与潜在雇主联系在一起,而谷歌开发的Kaggle则允许一种由数据科学家和机器学习从业者组成的在线社区进行协作,解决数据方面的挑战。最后,人工智能使企业能够使用预测分析工具来更精确地预测销售和运营方面的挑战,如劳动力需求和供应中断等。

2、将人工智能作为商业和运营模式的核心

当前的疫情危机迫使企业调整业务模式,以适应新的现实。赢家能够通过将软件、数据和人工智能置于组织的核心实现重塑。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一些领先的出行平台的核心,例如,人工智能可以识别最佳路线、车载司机,甚至帮助检测欺诈行为等。在大众零售和消费金融等多种行业,一些老牌企业正进行转型,准备迎接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未来。

企业模式的转变要求以人工智能为核心,这种模式能够区分企业,定义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运营模型——传递价值的系统、流程和能力。数据是支撑模式每个部分运行的基础,既可以为大规模的任务提供关键的输入,也能支持小规模的组织工作。在人工智能时代的竞争中,马尔科·伊恩西蒂(Marco Iansiti)和卡里姆·拉哈尼(Karim Lakhani)呼吁企业建立一个“人工智能工厂”,他们将其描述成“为21世纪企业的数字运营模式提供可扩展决策引擎”。

企业必须大规模应用人工智能来解锁数据的价值,必须以敏捷的方式运作,从而使构建敏捷的、数据驱动型团队成为可能。企业还需要适当的IT基础设施支持。它们应该将传统的企业资源规划(ERP)平台迁移到优秀的数据管理中心,在整个组织中共享和提供数据。成功的过渡需要高度重视变革管理。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和麻省理工学院的联合研究,一种好的经验法则是将大约10%的人工智能投资用于算法,20%用于技术,70%用于业务流程转换。

3、打造人工智能企业的五大原则

第一,通过建立变革的案例来发挥领导力。强有力的领导承诺是成功转型的关键。对于一个人工智能项目的领导者来说,说服CEO或董事会支持大胆改革的有力方法,应是证明与竞争对手相比,本公司从人工智能中获得的好处是多么的少。我们可以进行一个简单的考验:问问CEO或董事会成员,他们是否能确定至少两个关键的战略过程,在这两个过程中,他们一致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带来真正的改变。然后询问他们是否认为公司在这些方面取得了进展。如果两个答案都是“否”,就意味着该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做法不正确,需要进行重大变革。

第二,重新构想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组织。一旦一家企业的领导层开始支持大胆的变革,它就应该考虑另一个颠覆性的问题:一家新成立的人工智能企业如何为其客户提供相同的、或更高的价值?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改变传统的规模与边际成本之间的权衡。只要人工智能能够增值,任何事情都应该以人类和人工智能为共同的基础。正如阿里巴巴的首席战略官曾鸣所言,“你的公司必须尽可能多地利用由实时数据驱动的机器来作经营决策。”

第三,转变为人力型人工智能公司。即使人工智能处于核心地位,避免“零人类心态”也是至关重要的。事实上,人类的角色必须得到提升,以确保人工智能不会在任何领域不受约束地运行。即使是最独立的算法和应用程序,也需要人类来提供人工智能通常缺乏的上下文理解和专业知识,防止产生错误的判断或偏见。例如,在新冠疫情期间,英国一家受欢迎的在线杂货市场的网站流量一度飙升了四倍。该公司基于人工智能的网络安全软件将这一峰值解释为拒绝服务攻击,并采取行动阻止新的交易。不过幸运的是,公司的员工随时准备纠正这种人工智能判断的错误。

人工智能必须通过人类的想象和解释来增强。公司应该重新将员工的注意力放在那些能带来最大价值的任务上,比如设计算法、重塑实现人与人工智能集成的流程、战略性地监控人工智能的输入和输出,以及在考虑二阶影响的情况下进行整体决策。人类和人工智能如何协同工作的典型案例是时装行业的预测。人工智能可以减少25%的预测误差,但并不是所有的时尚趋势都可以通过挖掘历史数据来发现。在我们与一家公司的合作中,我们发现将人工智能与人类专业知识相结合可以将预测误差减少50%。

第四,保留或丢弃传统的业务流程。当因人工智能而重新打造公司时,从上到下重新设计传统流程、技术和组织结构至关重要。试图通过“插入”人工智能来扩充现有的工作流和传统的ERP平台是错误的。实现人工智能的价值需要持续的、全公司范围的应用。虽然从新设计从上到下的组织结构可以消除不必要的层,但这并不意味着要抛弃传统的一切。企业可以保留具有强大接口,并能够与中央数据基础设施连接的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但是这些特性应该在重新设计之后进行评估,并且不能因保留它们而影响变革。

第五,让员工做好准备迎接变化。人工智能系统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新能力。让员工做好改变的准备至关重要。缺乏领导和组织支持会导致用户分离、推脱责任和规避风险。公司必须为员工提供在职学习的机会来掌握新技能。至少,他们必须了解人工智能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样他们才能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波士顿咨询公司对新冠疫情中企业应对措施的调查发现,迄今为止,大多数公司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应对措施上,但现在正是采取大胆变革行动的最佳时机。已经引入人工智能的公司应该立即推进,以便在短期内获得最大的影响。这些公司应毫不犹豫地扩大规模,因为人工智能将是一个重要的杠杆,可以帮助他们应对这场危机。除非他们是已经将人工智能作为核心的数字型企业,否则企业应该将当前日常运营的放缓视为一个战略反思的机会,思考价值创造机制是如何变化的,以及如何为后危机时代作好准备。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他们应该开始准备和重塑他们的员工,提高他们的忠诚度、热情和长期价值。

热门板块